首页 »

图像时代历史画的价值何在

2019/10/10 4:23:52

图像时代历史画的价值何在

自2005—2009年由文化部和财政部牵头推出的《国家重大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之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得到了各级政府的普遍重视。国家层面的高度重视和巨额投入,体现了即便在图像文化十分发达的今天,重大历史题材美术作品,作为以视觉方式呈现重大历史事件和人物的艺术形式,依然有着机械图像不可替代的独特意义和价值。

 

经济大潮下,人们变得越来越经济化和物质化,中青年越来越缺乏历史感。然而,一个民族如果忘记自己的历史无疑是一个悲剧。因此,历史题材美术创作的首要意义就在于艺术地记载和呈现了历史,所谓“温故谓而知新,借史而鉴今”。通过艺术的方式,焕发人们的历史情怀,增强了人们对于历史的认知,从而更好地为当下的现实服务。

《延河边上》钟涵,1963年,180×360cm油画

 

事实上,历史画的创作不是社会主义国家或者中国所独有的,它是所有民族国家都有的。很多国家都对此非常重视,只不过重视的程度和形式不一样。在西方,这种艺术形式开始得很早,很多教堂中的壁画、宫廷中的壁画和一些架上绘画,大部分都是历史画。在美国华盛顿,从林肯纪念堂一直到方尖碑这条主轴线上,呈现的就是美国的历史,展示的就是他们的历史题材美术作品。

《英勇不屈》全山石1961年油画

 

当一个国家越是处于经济发展的和平繁荣时期,通常政府越会关注国民的精神状态,以各种方式提醒国民特别是青年一代牢记国家与民族的光荣历史与独特的民族精神。艺术品对历史能保持距离,又具有反思功能,同时兼具历史经验的记忆功能。今天,我们的历史画创作不是再现历史,而是尽可能接近历史,接近历史的真实,绝对的历史再现是不可能的,历史从发生之际就开始被遗忘,但其中精华的东西是可以提炼保存的。

《女贵族莫洛卓娃》

 

历史画创作的另一个重要价值在于:任何历史图像也代替不了艺术的创造。例如,大家众所周知的陈逸飞和魏景山联合创作的《占领总统府》,画面所表现的那个壮观、激烈、恢弘的场景,其实是虚构的。根据有关史料记载,当时解放军冲进至南京总统府时,总统府内一片狼藉,国民党军队已经完全撤空,解放军占领总统府其实没有经过战斗。另外,总统府的门楼也没那么高大,顶上根本站不了那么多人,这一切基本都是虚构的。为了达到真实的透视效果,当时,陈逸飞和魏景山两位艺术家还特地制作了雕塑模型。通过制作雕塑模型来辅助历史题材油画创作,后来作为一种有效的方法论,被何孔德等艺术家所借鉴。

《占领总统府》 陈逸飞、魏景山 1976

 

为什么这个虚构的场景如此打动人?一方面,这个场景虽然虚构,但它再现的这段史实是令人信服的。更重要的是,这样的虚构的历史场景非常符合人们的心理期待和审美需求。大家知道,经过四年不屈不挠的斗争,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解放军终于战胜了国民党军队,取得了全国范围的胜利。这样的胜利需要有一个具有象征意义的事件和节点来加以表现,也需要有一个具有标志性的场景加以呈现。陈逸飞和魏景山创作的《占领总统府》满足了人们这些深层次的心理需求。金字塔型的构图、壮观的场面设置、生动的人物刻划、严谨的造型结构、鲜明强烈的色彩感觉等无不营造出震撼人心的艺术魅力,《占领总统府》也因此被公认为是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完美结合的巅峰之作。

《荷拉斯兄弟之誓》

 

历史画创作的价值还在于:充实和满足了博物馆、纪念馆、美术馆所需。由于东西方文化传统的差异,导致留存于史的艺术作品在主题方面有巨大不同。中国从历朝历代的皇家收藏与民间收藏,到现如今全国各级各类博物馆和美术馆收藏,绝大多数都是山水花鸟。用以表现各个时代重大历史事件和重要人物的作品为数甚少。而在西方,历史题材的绘画作品,因其“华贵、静穆、壮丽、雄强、沉郁”的风格特点和精神特质,不仅被认为是最高级别的绘画类型,也成为西方艺术类博物馆结构性的梁柱和框架,支撑起整个展馆的布展方略,从思想认知和视觉感染两方面吸引着无数观众。因此,在当下,历史画的创作能够充实和满足国内陈列和展示历史的机构,诸如博物馆、纪念馆、美术馆等的需求。

《近卫军临刑的早晨》

 

正因为历史画有如此重要的价值,对于从事这种题材创作的艺术家也有非常高的要求。无论从历史知识储备,还是对历史人物和事件史料的选择与理解,以及在构思与构图时对特定历史环境的想象力,包括再现历史真实感所需要的绘画技巧,都是对艺术家全面文化素养和专业能力的考验。作为知识分子的艺术家,不仅要有高超的业务能力,同时也要有社会良知和正义担当。杰出的历史画力作,常常不仅标志着艺术家个人的艺术水平,甚至也标志着一个时代美术创作的高度,同时体现主流意识对艺术创作的支持和宽容度。

 

作者为上海油画雕塑院美术馆副馆长

题图为《血衣》王式廓1959年192×345cm素描,本文图片均由傅军提供  图片编辑:项建英